×
支持199IT發展可加入知識交流群(10K+用戶),最有價值數據分享!
點擊即可加入!
關閉
title_temp-食色软件app下载

新財富:數據起底民生銀行20年權力爭奪史

1476179396-4393-W0201609192897062720551

  原載于《新財富》雜志2016年9月刊?

  繼萬科、康達爾之后,民生銀行的股權爭奪又硝煙四起。在短短一個月時間內,民生銀行過往的三大豪門股東—希望系、泛海系、東方系所持股權全數出現異動。這背后,是民生銀行新一屆董事會與監事會換屆前夕,股東博弈日趨白熱化。?

  在安邦系強勢晉級民生第一大股東之下,原三大豪門的話語權勢必相對削弱,但這并不意味著它們是損兵折將的輸家。新財富逐筆細究了希望系、泛海系、東方系各自在民生銀行的初始投入、增持以及套現與分紅詳情,得出了其各自的成本收益明細。?

  其中,希望系對民生銀行的總投資為39.89億元,累計總收益為273.14億元,回報6.85倍;泛海系的總投資85.92億元,累計總收益為221.42億元,回報2.58倍;東方系的總投資為2.23億元,累計總收益為115.79億元,回報高達51.92倍。?

  三大派系橫向對比,東方系入股民生銀行的時間較希望系及泛海系都要晚,但回報之所以大大高于后兩者,其一在于,東方系初始入股之后從未參與之后的定增及二級市場增持,避免了持股成本被拉高;其二是其中途基本未減持套現,因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積累的收益越來越高。?

  安邦系兵分兩路增持民生銀行股份,在A股市場耗資超過600億元,在港股市場耗資超過33億港元。然而,即便加上持股期間獲得的現金分紅,安邦系的投資也僅有不超過8%的浮盈。只要民生銀行股價稍有下跌,安邦的投資即會陷入浮虧。?

  安邦系的強勢進入,打破了原有股東之間經多年磨合而成的均勢格局。從新的股權結構看,股東們在民生銀行新一屆董事會的權力格局將可能是:安邦系獲得2-3個董事席位,泛海系+船東互保協會獲得2個董事席位,東方系+華夏人壽也獲得2個董事席位,而希望系則保有1個董事席位。?

  原標題:民生銀行派系戰:四大豪門股東,20年權力游戲與投資賬?

作者:蘇龍飛

  2016年上半年,A股市場圍繞上市公司控制權爆發的爭奪戰,可謂此起彼伏,萬科(000002)、康達爾(000048)、*ST新梅(600732)皆為引發大范圍關注的個案。

邁入下半年,圍繞著中國首家民營銀行—民生銀行(600016)的權力爭奪,又硝煙漸起。在短短一個月時間內,民生銀行連續發布了6份與股東動態有關的公告,該等公告全數涉及了該行歷史上的三大豪門股東—劉永好?的希望系、張宏偉的東方系、盧志強?的泛海系。

2016年6月30日,民生銀行發布公告稱,東方集團與華夏人壽簽署一致行動人協議,二者將在股東大會上行使表決權時保持一致,并將共同向民生銀行董事會提名新一屆董事會成員。

7月21日,民生銀行發布公告,7月11-15日,泛海控股通過二級市場增持8.44億股。5天之后,民生銀行又公告稱,7月18-22日,南方希望通過二級市場減持6523.43萬股。

8月1日,民生銀行再發布公告稱,7月25-29日,華夏人壽通過二級市場增持9279.44萬股;而在同一時段,南方希望則繼續減持了1488.05萬股。

近期的股權異動,是民生銀行新一屆董事會與監事會“難產”下,股東博弈進入白熱化階段的體現。

延期的換屆選舉?

按照民生銀行的公司章程,其董事會與監事會通常是三年一換屆,當前的第六屆董事會與監事會誕生于2012年4月,按正常程序應該是在2015年4月換屆,但卻在換屆的當口因股權結構的劇烈變化及人事地震而延期。

食色APP眾所周知的是,從2014年年底至2015年年初,安邦保險集團于二級市場集中增持民生銀行。到2015年一季度末,民生銀行A股的前三大股東全是安邦系成員—安邦人壽、安邦財險、安邦集團,三者合計持股高達16.57%;此外,安邦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在港股市場同步增持至民生銀行H股總股本的5.18%(占A+H總股本的1.043%)。

根據民生銀行2015年年報,整個安邦系合計持有其64.858億股股份(占總股本的17.78%),其中A股61.269億股(占總股本的16.79%),H股3.589億股(占總股本的0.98%)。而在安邦系晉級第一大股東之前,原第一大股東希望系持股不過6.5%左右。

食色APP安邦系的強勢增持,無疑使得民生銀行的股權結構發生了巨大變化,之前股東之間均勢的格局被打破了。

作為股權結構分散的首家民營銀行,民生銀行自誕生之日起即處于無實際控制人狀態,劉永好、張宏偉、盧志強、郭廣昌?、史玉柱、馮侖、黃晞等等這些股東代表,都是民營企業家中的非等閑之輩。因而,他們在民生銀行的話語權分配上,都是經歷了長時間的磨合與博弈,方才在該行的公司治理框架下形成相對均衡的勢力格局。

食色APP股東層面的均衡格局打破之后,勢必要在董事會和監事會層面重新分配話語權,背后的博弈在所難免。而恰在2015年初又發生時任行長的毛曉峰被調查事件,再加上舉足輕重的原董事長董文標于稍早前辭任,民生銀行內部也處于人事上的大動蕩期。

食色APP2015年3月5日,民生銀行發布公告稱,因第七屆董事會與監事會的候選人醞釀工作尚未完成,相關換屆選舉工作將延期。第六屆董事會及監事會的期限,將順延至選舉產生新一屆董事會與監事會為止。

食色APP截至目前,民生銀行第六屆董事會與監事會已經“超期服役”一年半,換屆選舉似乎已經拖無可拖了。于是,在換屆前夕,各方股東未雨綢繆,開始了各種不同的籌劃。

身為三大副董事長股東單位之一的東方集團最先行動。2016年6月29日,東方集團與華夏人壽簽署一致行動人協議,并將共同向民生銀行董事會提名新一屆董事會成員。二者分別是民生銀行第九大與第十大股東,各持股2.92%及2.56%。根據民生銀行的章程,持股3%以上的股東才有董事提名權,按此規定,二者將無資格提名董事。此前,東方集團實際控制人張宏偉一直擔任民生銀行的副董事長,其持股比例被稀釋至3%以下之后,將可能失去董事會席位。與華夏人壽結成一致行動人之后,將得以確保其董事提名權。

與此同時,身為另一副董事長股東單位的泛海控股也未閑著,其于7月11-14日豪擲75.25億元,在二級市場增持了8.44億股,使得其持股比例一舉從2.3%增加至4.61%,從而也確保了董事提名權。

食色APP與泛海系及東方系不同的是,同為副董事長股東單位的希望系,不但沒有強化話語權的意向,反而還持續減持民生銀行。希望系旗下的南方希望,于7月18-29日共計減持了2.14億股,減持之后持股數僅剩8500余萬股,占比0.23%。不過,希望系旗下的新希望投資在民生銀行的持股比例依然有4.18%,一名董事的提名權應無憂。

1476179400-3738-W020160919289706238855

郭廣昌

  面對安邦系的進入,除了希望系選擇減持之外,郭廣昌的復星系也選擇了減持,而且是清空了民生銀行A股,僅保留了H股的持股。

經過多年博弈,民生銀行在股東層面形成了相對擁有較大話語權的三大派系—希望系、東方系、泛海系。他們將如何與新進入的第一大股東安邦系進行互動與博弈,乃至達成新的平衡,無疑是接下來的新看點。

歷史上的三大派系?

希望系、東方系、泛海系,被稱為民生銀行董事會上的“三駕馬車”,因為其實際控制人劉永好、張宏偉、盧志強長期身居民生銀行副董事長大位,而其他股東單位則未有此待遇。這三大派系的均衡局面,也是經歷了長期博弈而逐漸固化的。

三足鼎立格局初成?

眾所周知,創辦于1996年的民生銀行,是在時任全國工商聯主席經叔平的主持與奔走之下得以成立的。當時的民營企業家群體有兩大圈子,一個是官方性質的全國工商聯,另一個是民間性質的“泰山會”。發起設立民生銀行的59家股東中,這兩派力量皆有參與。而其中希望系的劉永好屬于全國工商聯陣營,泛海系的盧志強則屬于泰山會陣營。

1476179400-2754-W020160919289706246360

劉永好

  民生銀行發起設立之時,希望集團出資5080萬元,持有5080萬股,占比3.68%;泛海控股出資9000萬元,持有9000萬股,占比6.52%(表1)。

1476179400-2745-W020160919289706240162

食色APP  當時希望集團并不是持股比例靠前的股東(排序第13位),但劉永好因深得董事長經叔平的信任而出任了民生銀行的副董事長,也是當時董事會的唯一一位副董事長。

食色APP  民生銀行2000年A股上市前夕,其股東結構發生了第一次大范圍的重組,部分股東則借機大舉收購第三方的持股。

先說說希望系劉永好的情況。早在民生銀行發起設立時,劉永好是代表希望集團出資的,當時希望集團的劉氏四兄弟還未分家,所以其出資實際是四兄弟共有的。之后,四兄弟分家,劉永好另行成立了新希望集團。

從1999年5月至2000年5月期間,劉永好控制的新希望從第三方受讓了1.38億股,一舉成為民生銀行最大單一股東,占比9.9998%。此外,原先劉氏四兄弟共有的希望集團所持有的5080萬股民生銀行股份,其中1800萬股因分家而交割由劉永好控制的另一家公司南方希望持有。之后,南方希望又另行從第三方受讓了4698萬股,合計持股達到6498萬股,成為民生銀行第十大股東,占比4.7%。

面對劉永好的強勢收集籌碼,泛海系的盧志強也不甘落后,在其原本持有9000萬股的基礎上,于2000年3月從第三方受讓了4000萬股,總股份數達到1.3億股,僅次于新希望,位居民生銀行第二大股東,占比9.42%。

食色APP在此期間,并未參與發起設立民生銀行的東方集團張宏偉橫殺出來,于1999年12月至2000年5月集中掃籌1.3億股,一舉成為與泛海系并列的第二大股東,占比9.42%。

食色APP至此,希望系、東方系、泛海系位居前三大股東,民生銀行三駕馬車的格局初成(表2)。

1476179400-4437-W020160919289706250444

  話語權博弈

食色APP  三駕馬車在民生銀行話語權上的體現,最直接的就是董事會與監事會的席位分配了。民生銀行自上市以來,一共經歷了從第二屆至第六屆共計5屆董事會與監事會,每屆董事會與監事會可謂折射了三駕馬車不同時期的博弈狀況。

1476179401-2991-W020160919289706258334

盧志強

  民生銀行上市前的第一屆董事會,只有希望系劉永好一位副董事長;上市時的第二屆董事會,增加了一名副董事長,由東方系張宏偉出任;第三屆董事會與監事會,泛海系盧志強由董事改任監事長;第四屆董事會,劉永好出局董事會,副董事長職位由盧志強接替;到第五屆董事會,再增加一個副董事長名額,劉永好強勢回歸出任;之后,第六屆董事會格局未再有變化(圖1)。

1476179397-3496-W020160919289706263458

(點擊圖片查看大圖)

  具體來看看民生銀行上市后三駕馬車在該行的話語權變遷詳情。

  第二屆董事會與監事會,于2000年4月29日召開的股東大會選舉產生。希望系除了劉永好繼續出任副董事長之外,南方希望以第十大股東身份提名的董事候選人李曉東成功當選董事,因而希望系在董事會獲得2個席位;新進入的東方系因成為第二大股東,張宏偉以黑馬姿態出現,并當選為副董事長;而同為并列第二大股東的泛海系,其實際控制人盧志強則僅延續第一屆董事會普通董事的身份。

2003年6月16日,民生銀行召開股東大會選舉了第三屆董事會與監事會。與上屆董事會與監事會相比,希望系的話語權稍稍有所弱化,其獲得一個董事席位(副董事長劉永好)與一個監事席位(來自南方希望的尉安寧);東方系維持原樣,依然由張宏偉出任副董事長;泛海系盧志強則由此前的董事改任監事長。

1476179401-3456-W020160919289706276409

張宏偉

  2006年7月16日經股東大會選舉產生的第四屆董事會,被稱之為“劉永好的滑鐵盧”,因為此次選舉他從董事會出局了。

該次選舉董事會的規模從上屆的15名增加至18名,不過依然按照慣例采取差額選舉的方式,從24位候選人中選出18人(股東董事9名、獨立董事6名、執行董事3名)。其中,持股3%以上的股東共計提名了12位股東董事候選人,差額選舉9人。

此次選舉中,劉永好意外落選,而南方希望提名的另一名代表王航則當選。與劉永好一同落選的股東董事代表,還包括北京國華榮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提名的趙立華,以及北京新世界置業有限公司提名的楊鳳軍。

食色APP與劉永好落選形成反差的是,泛海系盧志強成功當選為副董事長,填補了劉永好留下的職位空缺。東方系張宏偉則維持不變,繼續出任副董事長,此外東方系提名的一位獨董王聯章也成功當選。

此次選舉遭致劉永好的質疑,認為背后有人操縱了股東大會的投票。圍繞此次選舉,有兩個相關的背景事件。

食色APP其一是,原董事長經叔平當時已是88歲高齡,由于身體原因已無法再主持民生銀行的事務,因而改由原行長董文標出任董事長。外界因此認為,劉永好在民生銀行失去了最大的支持者。

其二是,劉永好對民生銀行某些股東在該行進行大量的關聯貸款持有異議。根據民生銀行的披露,新財富統計了三大派系在民生銀行的關聯貸款占股東總貸款的比例。統計數據顯示,2008年以前,泛海系的關聯貸款占比一直居高不下,且遠高于東方系及希望系,特別是2005及2006年,泛海系的關聯貸款占比高達77.29%及79.9%(圖2)。

食色APP::__IHACKLOG_REMOTE_IMAGE_AUTODOWN_BLOCK__::1

  相比之下,希望系于2004年起才開始有關聯貸款,且占比低得多。而且,在統計口徑上,劉永好四兄弟中的其他三人(劉永言、劉永行、劉永美)所控制的公司,在民生的貸款也計入了劉永好的關聯貸款范疇。而實際上,希望集團1996年分家之后,其他兄弟三人的經濟利益與劉永好已基本無關聯。

食色APP  如果把希望系在民生銀行的關聯貸款,分拆到劉氏四兄弟各自名下的話,則可以發現,與劉永行有關的貸款實際占了大比例,而劉永好除了個別年份有占比極少的關聯貸款(最多也不超過股東貸款總額的2%),其他年份從未在民生銀行貸款(圖3)。

1476179396-6218-W020160919289706271901

  假如進行同口徑比較,將泛海系在民生銀行的盟友股東—中國船東互保協會—的關聯貸款與泛海系合并計算的話,那其在股東貸款中的占比將更加驚人。如此,就不難理解劉永好為什么在2006年前后會對部分股東發生大量關聯貸款提出異議了。

  據稱,盧志強與民生銀行當時的管理層私交甚好,但這是否與泛海系在民生銀行的關聯貸款有關,外人不得而知。不過意味深長的是,在2006年的第四屆董事會選舉中,盧志強升任副董事長,而劉永好出局董事會。

2006年7月董事會換屆的異動,直接引發了同期監事會換屆的延期,直到2007年1月,第四屆監事會方才完成換屆。

劉永好出局董事會之后,在延后進行的監事會選舉中,新希望提名的另一位股東監事候選人李宇,最終高票當選。同時,東方系提名的股東監事魯鐘男也成功入選。

食色APP如此,民生銀行第四屆董事會與監事會換屆下來,希望系獲得1個董事席位、1個監事席位,特別是劉永好出局董事會,話語權較前一屆弱化不少;東方系同樣獲得1個董事席位、1個監事席位,同時還較希望系多提名了1位獨立董事并入選,因而東方系的話語權得到較大強化;泛海系的席位數雖然沒有變化,但是盧志強獲得了副董事長的職務,地位稍有提升。

2007年6月,民生銀行實施上市以來的首次定向增發,希望系旗下的新希望與南方希望攜手參與認購。其中,新希望出資9.99億元認購1.31億股,南方希望更是大手筆掏出27.24億元認購了3.57億股,使得希望系的持股進一步強化。

食色APP東方系放棄了此次增發認購,而泛海系雖然掏了9.08億元認購了1.19億股,但卻在之后的2007年11月至2008年3月間,累計拋售3.51億股,套現高達52億元,其持股數不增反降。

2009年3月23日,民生銀行召開股東大會進行第五屆董事會與監事會的換屆選舉。由于上一屆選舉出現波折,這次董事會和監事會的換屆選舉,一改之前的差額選舉傳統,而采取等額選舉的方式(即提名數量與席位數保持一致),即被提名者只要獲得股東大會過半票數支持即可當選。

食色APP在此次換屆中,劉永好強勢回歸、高票當選,并重新出任副董事長。從第五屆董事會與監事會開始,至今兩屆董事會與監事會長達七年半的時間里,“三駕馬車”的話語權基本穩固下來:希望系擁有2個董事席位;東方系擁有1個董事席位+1個監事席位;泛海系擁有1個董事席位;且三大派系實際控制人皆出任副董事長。

表面看,三系中泛海系處于最弱勢地位,但其實不然。泛海系的盟友中國船東互保協會,長期以來作為民生銀行的前十大股東之一,在董事會一直都有獲得1個席位。因而,泛海系加上盟友實際上也擁有2個席位(關于泛海系與中國船東互保協會的關系,詳見《新財富》2010年1月號《泛海金融局》一文)。

細算“三駕馬車”收益賬?

食色APP在安邦系強勢晉身民生銀行第一大股東的背景之下,原有股東開始出現分化,有人選擇繼續堅守,有人選擇套現退出。那么,作為持股時間最長、在民生銀行影響力最大的“三駕馬車”,各自獲得多少股本收益呢?

食色APP為此,新財富逐筆細扒了一下希望系、泛海系、東方系各自在民生銀行的初始投入、增持以及套現與分紅詳情,得出了其各自的成本收益明細。

食色APP希望系:投資39.89億元,套現93.6億元,分紅29.27億元,剩余市值150.27億元,回報6.85倍

食色APP此處關于希望系在民生銀行的投入及收益,僅僅是計算了劉永好控制下的新希望及南方希望的情況,劉氏兄弟分家之前希望集團的持股情況并不在此計算之內。

食色APP先來看新希望的成本收益情況。

食色APP1999年5月21日,新希望從寧波經濟建設投資公司受讓了7500萬股民生銀行股份,總代價為9800萬元,折合1.31元/股;1999年10月22日,新希望從哈爾濱亞麻廠受讓了4800萬股民生銀行股份,總代價6081.12萬元,折合1.27元/股;2000年5月17日,新希望從湛江經濟技術開發區受讓了1502萬股民生銀行股份,總代價2733.64萬元,折合1.82元/股。此三次股份受讓,總耗資約1.86億元,共計獲得1.3802億股股份,這便是新希望在民生銀行IPO之前獲得9.99%股份的全部來源。

2007年6月22日,新希望參與民生銀行的定向增發,出資9.99億元認購了1.309億股股份。此后新希望再未對民生銀行進行股權投資。如此算下來,新希望在民生銀行的總投資額為11.85億元。

食色APP新希望持股至今,僅于2015年7月8日做過唯一一筆7669.8萬股的減持,價格為10.44元/股,套現約8.01億元。

食色APP該筆持股,經過歷年多次的轉增股本,目前已增加至15.24億股,按照2016年8月19日的收盤價9.34元/股計算,該等持股的市值為142.3億元。另外,民生銀行還進行了多次現金分紅,新財富的統計顯示,新希望累計獲得分紅數額高達21.19億元。

食色APP綜上,新希望的投資成本為11.85億元,套現8.01億元,獲得現金分紅21.19億元,當前剩余持股市值142.3億元,總收益171.47億元,回報14.47倍(表3)。

1476179397-1211-W020160919289706286225

  再來看南方希望的成本收益情況。

食色APP  如前文所述,1995年末希望集團出資5080萬元參與發起設立民生銀行,獲得5080萬股。1996年,希望集團劉氏四兄弟分家。1999年10月22日,希望集團將其中的1800萬股劃撥給劉永好麾下的南方希望。同日,南方希望從哈爾濱亞麻廠受讓4200萬股民生銀行股份,總代價5320.98萬元,折合1.27元/股。2000年5月17日,南方希望從湛江經濟技術開發區受讓了498萬股民生銀行股份,總代價906.36萬元,折合1.82元/股。

經過這三批的股份繼承及受讓,南方希望在民生銀行IPO之前共計獲得6498萬股股份,總耗資為8027.34萬元。當時位列民生銀行第十大股東,占比4.7%。

食色APP2007年6月22日,南方希望參與民生銀行的定向增發,豪擲27.24億元認購了3.57億股股份,此后再無對民生銀行增持。南方希望的累計投資額為28.04億元,是新希望投資額的2.37倍。

食色APP不過,南方希望自2008年二季度開始陸續減持民生銀行。新財富的逐筆追溯統計顯示,南方希望2008年套現約12億元,2009年套現約14.4億元,2014年套現約20億元,2015年套現約19.3億元。2016年7月18日至29日,南方希望更是連續進行了10筆大額減持,共計套現19.8億元。截至當前,南方希望的累計套現額高達85.59億元,剩余持股數僅為8523.32萬股,按當前9.34元/股股價計,持股市值僅7.97億元。此外,新財富的進一步統計顯示,南方希望在持股期間累計獲得民生銀行現金分紅8.08億元。

綜上,南方希望的投資成本為28.04億元,累計套現85.59億元,獲得現金分紅8.08億元,當前剩余持股市值7.97億元,總收益101.64億元,回報3.62倍(表4)。

1476179397-7476-W020160919289706291845

食色APP  相較而言,南方希望的收益率不及新希望,主要原因在于,其2007年出資超過27億元認購民生銀行的定增股票,大幅拉高了其平均持股成本。

  將新希望與南方希望合并計算,希望系在民生銀行的總投資為39.89億元,累計套現93.6億元,累計現金分紅29.27億元,剩余持股市值150.27億元,收益總額為273.14億元,整體回報6.85倍。

泛海系:投資85.92億元,套現53.06億元,分紅11.2億元,剩余市值157.16億元,回報2.58倍

民生銀行發起設立時,泛海系出資9000萬元獲得9000萬股股份。此外,民生銀行招股書還披露,其向中國人民銀行遞交了《關于懇請中國人銀行依法解決昆明市中級人法院違法查封我行股權的函》。之后,被查封的昆明建華企業集團所持有的4000萬股民生銀行股份,以每股1.7375元的價格轉讓給山東泛海集團公司,總價共計約6950萬元,于2000年3月7日完成股權交割。

至此,泛海系在民生銀行IPO之前獲得1.3億股股份,成為持股9.42%的第二大股東。

2007年6月22日,泛海系參與民生銀行的定向增發,出資9.08億元認購了1.19億股。不過,泛海系在參與定增之后不到5個月,即開始大手筆減持套現,而且減持的股票數量遠遠大于定增的認購數量。

食色APP新財富的統計顯示,從2007年11月至2008年3月間的5個月內,泛海系累計減持了超過3.51億股,平均成交價介于13.3元/股至15.56元/股之間,套現總額高達52.9億元。

這可謂是一次高水平的股票置換財技操作。因為2007年6月民生銀行根據當時的市場行情確定的增發價僅為7.63元/股,泛海系參與定向增發時雖然掏了超過9億元,但是幾個月之后隨著大盤攀上6128點的歷史高位,民生銀行的股價也上漲至16元/股以上的高位,于是泛海系果斷在高位減持部分股票,套現超過50億元,不僅把之前參與定增的現金支出收了回來,還賺了一筆可觀的收益。

食色APP這就相當于是數月前以7.63元/股的價格大手筆買進,數個月之后以翻倍的價格賣出。由此看來,泛海系不僅是長線投資高手,也是短線操盤強者。之后,泛海系除了在2008年6月減持了約200萬股,就再未做過減持。

進入2016年7月,民生銀行董事會換屆臨近之時,泛海系突然間在二級市場大手筆增持。從7月11日至14日,短短數天累計增持8.44億股,總耗資75.25億元,使得其持股數實現翻番,達到16.83億股。

食色APP匯總計算,泛海系在民生銀行的總投資85.92億元,中途套現53.06億元,歷年累計獲得現金分紅11.2億元,目前持股市值157.16億元,總收益221.42億元,回報2.58倍(表5)。

1476179397-8343-W020160919289706306595

  看上去,泛海系的整體回報似乎不高,這主要跟其2016年7月份耗資75億元大手筆增持有關,使得其整體持股成本大幅提升。假如扣除這次增持支出及增持持股數,則其之前的成本投入是10.67億元,套現+分紅+持股市值之和為142.6億元,回報13.36倍,與希望系旗下新希望的14.47倍回報大體相當。

  東方系:投資2.23億元,套現1.91億元,分紅14.24億元,剩余市值99.64億元,回報51.92倍

食色APP東方系并未參與民生銀行的發起設立,而是在該行成立數年之后,從第三方受讓獲得的民生銀行股份。

食色APP1999年12月28日,東方集團通過司法競拍的方式獲得深圳前進開發公司持有的6000萬股民生銀行股份;2000年3月29日,東方集團從廣州益通集團公司受讓5000萬股民生銀行股份;2000年5月18日,東方集團從中國旅游國際信托受讓了2000萬股民生銀行股份。以上受讓共計1.3億股,使得東方系成為與泛海系并列的第二大股東,當時占股9.42%。東方集團2000年年報顯示,受讓這1.3億股的總代價為2.228億元,折合1.714元/股。

食色APP這1.3億股股份,經過2001-2004年的派送紅股、轉增股本之后,增加至3.411億股。隨即,在2004年7月2日,東方系將其中的5604.39萬股,轉讓給了外資的國際金融公司(IFC),價格為3.411元/股。東方系因此獲得1.91億元的套現,這也是東方系在民生銀行持股歷史上的唯一一次套現。

雖然東方系之后再也沒有增持過民生銀行,但經過多年的轉增股本之后,其持股數目前已經達到10.67億股(不過持股比例降低至了2.92%)。該等股份按照2016年8月19日收盤價9.34元/股計算,市值為99.64億元。

此外,新財富的統計顯示,東方系在持股民生銀行期間,歷年累計獲得現金分紅達到14.24億元。

綜上,東方系在民生銀行的總投資為2.23億元,減持套現1.91億元,現金分紅14.24億元,剩余市值99.64億元,總收益為115.79億元,回報高達51.92倍(表6)。

1476179398-6888-W020160919289706308930

  三大派系橫向對比,東方系入股民生銀行的時間較希望系及泛海系都要晚,但回報水平卻大大高于后兩者。之所以如此,其一,東方系之后從未參與民生銀行的定向增發以及進行二級市場的增持,避免了持股成本的被拉高;其二,由于基本未做減持套現,因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積累的收益越來越高。

  安邦增持耗資幾何?

作為新晉民生銀行第一大股東的安邦系,其持股成本又是多少,目前收益幾何呢?

整個安邦系至少通過五個持股主體—安邦集團、安邦人壽、安邦財險、和諧健康保險、安邦資管(香港)攜手買入民生銀行股份,其中前四者在A股市場買入,后者在港股市場買入。截至目前,整個安邦系合計持有民生銀行64.858億股股份(占總股本的17.78%),其中A股61.269億股(占總股本的16.79%),H股3.589億股(占總股本的0.98%)。新財富結合港交所的權益披露信息,對安邦系入股民生銀行的成本收益詳情進行了詳實統計。

食色APP先來看安邦系買入民生銀行A股的詳情(表7)。

1476179398-3403-W020160919289706313883

  安邦系持有的民生銀行A股,除了少量是因持有其可轉債而轉換成的股份(轉股價為8.105元/股),其余絕大部分都是通過二級市場增持的。

食色APP  安邦系首次進入民生銀行前十大股東之列,是在2013年第一季度,持股數為8.54億股。假設該等持股全部是在該季度買入的,按照該時段的平均股價8.81元/股計算,增持金額約為75.25億元。2013年第二季度,安邦系繼續增持了5.328億股,按照該季度平均股價9.13元/股計算,增持金額約為48.64億元。

因此,在2013年第二季度末之時,安邦系以13.87億股的持股量,占比4.89%,超越新希望的4.7%,位居民生銀行單一第一大股東。不過,在2013年第四季度,安邦系隨即又減持了5.41億股,套現約48.12億元。2014年第一季度,安邦系繼續減持了829.17萬股(減持之后剩余7.635億股),按該季度平均股價7.7元/股計,套現額約為6.33億元。

此后,安邦系未再套現,而是通過多個主體一路增持下去。

食色APP2014年11月28日,港交所首次披露安邦系持有的民生銀行A股時,其持股數已經達到了16.985億股,去除因當年6月24日每10股轉增2股而獲得的1.527億股,說明期間安邦系增持了高達7.823億股,按照該時間段平均股價6.5元/股計,其增持額超過50億元。

之后,安邦系增持民生銀行的情況,港交所進行了較為詳細的披露。新財富所統計的表7中,安邦系2014年11月28日起的增持數據,基本來自港交所披露。不過,由于港交所披露的數據,有少數時間點出現了持股數據前后銜接不上的情況,因而新財富對前后相差的數據進行了補全(表7中時間為空缺的各欄數據),再根據差額時間段的平均股價計算其增持額。

統計數據顯示,安邦系在A股市場一路增持民生銀行至61.269億股,累計增持額高達605.75億元。該等持股按照2016年8月19日收盤價9.34元/股計算,市值為572.25億元。看上去,安邦系似乎產生了本金虧損,其實不然。如前文所述,期間安邦系減持套現了約54.45億元,再加上持股期間累計獲得29.66億元現金分紅,因而其套現+分紅+持股市值的總收益約656.37億元,相較于605.75億元的成本,收益率略高于8%。

再來看安邦系買入民生銀行H股的詳情。

食色APP根據港交所的權益披露數據,2015年1月26日,安邦資管(香港)在港股市場買入1290.85萬股民生銀行H股,價格為10.185港元/股,耗資約1.31億港元。此次增持之后,其持有的民生銀行H股達到3.589億股,占其H股總股本的5.18%,因而港交所進行了首次披露。而此前的3.46億股H股的持股成本詳情,由于未達到5%的比例,港交所并未予以披露。

如果假設安邦系在H股的增持,與其在A股的大幅增持同步啟動于2014年11月28日,并在2015年1月25日買入累計達到了3.46億股,則按照該時間段的平均股價9.38港元/股計算,其增持額約為32.45億港元。

據此計算,安邦系增持民生銀行H股的累計耗資約33.77億港元,而該等持股按照2016年8月19日的收盤價8.36港元/股計算,市值為30億港元,相較其買入成本產生了本金浮虧(表8)。即便其持股期間累計獲得了約1.24億元(折合1.5億港元)現金分紅,但依然不能覆蓋本金的虧損。

1476179399-5136-W020160919289706323377

  綜合而言,安邦系兵分兩路增持民生銀行股份,在A股市場耗資超過600億元,在港股市場耗資超過33億港元,但基本處于保本狀態,整體盈利不超過8%。只要股價稍有下跌,安邦在民生銀行的投資即會陷入整體浮虧境地。

  當然,既然安邦系能大手筆掏出600多億元入主民生銀行成為第一大股東,想必其也不會在乎一時之盈虧。

未來分權格局?

民生銀行董事會換屆已漸行漸近,股東們圍繞話語權的博弈已然硝煙四起。

食色APP截至目前,去除整體代表H股的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之外,最新的民生銀行前十大股東中,安邦系已經占據三席,分列第一、三、四位;泛海系由于2016年7月的大手筆增持,已經位居第二大單一股東;原先的第一大單一股東新希望已經被擠至第五大股東位置;位居第九大股東的東方系,由于跟華夏人壽結成一致行動人,其實際持股比例已經超過泛海系,成為事實上的第二大股東(表9)。

1476179399-1120-W020160919289706327311

食色APP  那么,民生銀行即將進行的第七屆董事會換屆選舉,席位將如何在這些股東之中分配呢?

  按照前兩屆的慣例,民生銀行新一屆董事會可能維持18人的規模,其中股東董事9人、獨立董事6人、執行董事3人,選舉方式也將會是等額選舉。換句話說,9名股東董事的選舉中,只要相關股東獲得提名權,所提名的人基本就能當選。按照公司法及民生銀行章程約定,單獨或者合并持有3%以上的股東,有權向股東大會提名董事人選。

食色APP為了分析當前股東可能如何角逐這9個股東董事席位,不妨先來看一下現任的9名股東董事的分配情況(表10)。

1476179399-7556-W020160919289706333163

食色APP  現任的9名股東董事,除了來自安邦保險的姚大鋒之外,其余8位皆為民生銀行第六屆董事會換屆時所當選,而且當選之時全數在前十大股東之列。

  表面看,郭廣昌麾下的復星系從未出現在民生銀行的前十大股東名單中,但他卻當選了第六屆董事會董事。實際上,復星系是通過A股和H股兩個渠道持有民生銀行的。新財富查詢到的港交所權益披露數據顯示,2012年郭廣昌入選董事時,復星系持有民生銀行4.762億股H股(占總股本的1.78%)、3.08億股A股(占總股本的1.085%),二者合計占總股本的2.865%,按持股比例已經位居前十大股東之列。

另外,從第六屆股東董事的持股情況來看,似乎并非3%以上的股東才能入選董事。比如,當時泛海系僅持股2.62%,但盧志強依然成功當選;當時的南方希望持股僅2.09%,但其派出的代表也依然當選。二者能當選,或許跟其各自的盟友有關。當時泛海系+船東互保協會的持股合計為6.01%,因而拿下兩個席位(盧志強+王玉貴);而新希望+南方希望的持股合計為7.08%,因而也拿下兩個席位(劉永好+王航)。

但福信集團當時以2.06%的持股比例,依然獲得一個董事席位,另外持股未達3%的復星系也獲得董事席位,說明3%的持股比例并不是入選董事的硬門檻,只是根據民生銀行的章程,持股未達3%者并不能自行向股東大會提名董事候選人,但如果獲得董事會的認可的話,可以由董事會來提名該人選,交由股東大會表決。

食色APP安邦系的姚大鋒,則是中途替補進入民生銀行董事會的。2014年12月,因原股東董事史玉柱提出辭去董事職務,而當時安邦系已經增持民生銀行至12.6%,因而提名了姚大鋒接替史玉柱辭任后的董事空缺,并獲股東大會通過。

食色APP我們再回到表10,看看根據當前的持股情況,現任董事續任的可能性。

安邦系的姚大鋒、希望系的劉永好、泛海系的盧志強,由于持股比例依然較高,續任董事應無問題。東方系因為與華夏人壽結成一致行動人,合計持股比例接近6%,張宏偉續任也應該沒有懸念。中國船東互保協會目前持股2.98%,雖然略低于3%,但其盟友泛海系擁有4.61%的持股比例,二者合計7.59%,王玉貴也有可能續任。此外,復星系雖然清空了民生銀行A股,但依然持有8.09億股H股,占總股本的2.22%,考慮到郭廣昌的影響力,他有可能繼續被提名并當選。

食色APP剩下三位現任董事王航、王軍輝、吳迪,則大概率難以續任。南方希望由于大幅減持,目前僅持股0.23%,因而其董事代表王航退出也是情理之中。中國人壽同樣進行了大幅減持,目前已經不在十大股東之列,而且其董事代表王軍輝也僅僅擔任了一屆董事,屆滿可能也將退出。至于福信集團,雖然是發起人股東之一,而且在民生銀行董事會長期擁有1個席位,但考慮到其股份被大幅稀釋,乃至于跌出十大股東之列,目前持股低于1.76%,其堅持要求一個董事會席位的理由不是那么充分,因而其董事代表吳迪也有可能退出董事會。

食色APP假如這三名董事退出,留下的三個空缺將由誰來替補呢?

考慮到安邦系目前持股已經高達17.78%,而其目前在董事會僅有1個席位,應該有望至少再增補1個席位,甚至增補2個席位也不是不可能。

食色APP剩下還有1個席位,有可能由與東方系結成一致行動人的華夏人壽獲得,畢竟其單獨持股也高達2.82%,謀求一個席位也算合理。

假如安邦系不謀求3個席位,而僅謀求2席,則剩下的1個席位,有可能由目前位居前十大股東之列的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持股3.94%)或者上海健特生命科技有限公司(3.15%)提名董事來填補。雖然上海特健的史玉柱之前主動辭去了董事職務,但并不代表他不能另行提名人選。

綜上,股東們在民生銀行新一屆董事會的權力格局將可能是:安邦系獲得2-3個董事席位,泛海系+船東互保協會獲得2個董事席位,東方系+華夏人壽也獲得2個董事席位,而希望系則僅有1個董事席位,復星系獲得1個席位,史玉柱的巨人系1個或者沒有席位。

食色APP不管董事會席位最終如何分配,民生銀行的股東權力都將進行一次再平衡過程。

來源:新財富

感謝支持199IT
我們致力為中國互聯網研究和咨詢及IT行業數據專業人員和決策者提供一個數據共享平臺。

要繼續訪問我們的網站,只需關閉您的廣告攔截器并刷新頁面。
滾動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