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199IT發展可加入知識交流群(4000+用戶),最有價值數據分享和討論!
點擊即可加入!
關閉
title_temp-食色软件app下载

飯圈數據研究:控評文化與“文盲式追星”

也許你沒聽說過“控評”,但你一定見過這樣的微博評論:

五彩繽紛、整齊劃一、合轍押韻、洗腦刷屏。這就是“控評”給大眾的普遍印象。

在社交媒體上,飯圈女孩們從最開始的每天獲取愛豆分享的生活點滴,到每天忙于各種簽到、打榜數據,為自家愛豆沖鋒陷陣的控評文化食色APP也隨著娛樂圈此起彼伏的輿論風波愈演愈烈。

沙發!簡單的快樂

最早的“控評女孩”也不是像今天一樣拿起鍵盤就明爭暗斗,甚至戰火連天。

那時候的控評,只寄托了追星女孩最簡單的小小愿望——在自家哥哥的新微博下占個前排。如果運氣好的話,能被翻牌簡直是值得捧著手機傻笑和炫耀半年的事。

食色APP當然,即使是現在,占前排這件事仍然是飯圈女孩心中頂重要的事。

食色APPFUNJI抓取了目前較為公認的“頂流”男藝人近4個月的微博前排評論,發現飯圈女孩在自家愛豆微博下評論最愛用的詞是——

“啊啊啊”。

這一點也不奇怪。

食色APP如果你喜歡的哥哥恰巧也有很多人喜歡,那么在他發送出一條微博的瞬間,就有成千上萬個粉絲集體注目。那么,如何在茫茫粉絲中脫穎而出占得沙發?自然是迅速的打下一串“啊啊啊”既能體現出愛豆營業后作為粉絲的激動之情,又能保證回復速度,在別人還在苦心編輯彩虹P時占得先機。

雖然這被笑談為“文盲式追星”,但飯圈女孩們知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那么,誰的粉絲最愛“啊啊啊”呢?

粉絲使用“啊啊啊”的次數從側面體現了粉絲群體本身對愛豆難以抑制的感情。除了粉絲們使用“啊啊啊”的次數,我們還統計了粉絲單條評論中“啊”字使用最多的數量

使用“啊”字越多,通常表達得感情越強烈。根據這4個月的數據我們可以看出,“狂熱指數”最高的是——

肖戰粉絲,以單條73個啊的絕對優勢奪得粉絲“狂熱榜”第一名。

粉絲印象與情感聯結

食色APP然而粉絲的評論內容傳達的,不僅僅是激動而已。

食色APP我們選取了6位男藝人和6位女藝人,分別抓取了她們近4個月(7月-11月)發布每條微博的前排20條評論,進行了詞云提取。

我們發現不同藝人在粉絲心中的身份有所不同。

不論什么年齡階段的男藝人,都被稱呼為“哥哥”。

但粉絲對女藝人的稱呼,就有了較為明顯的區別:

每人提及頻率最高的稱呼分別為:

迪麗熱巴是“姐姐”;楊冪除“姐姐”外,還被稱為“老婆”

孟美岐被稱為“寶貝”;吳宣儀是“姐姐”,也是“寶貝”;楊超越是“妹妹”,還是“寶貝”;

而楊紫的粉絲更偏向直接稱呼“楊紫”,也因為《親愛的熱愛的》大熱而稱呼為“佟年”。

控評,其實是個技術活

食色APP回到“控評”本身這件事上來。

雖然被飯圈之外的人嗤之以鼻,但控評本身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為了讓別人記住,為了在控評上氣勢上壓倒性贏過“對手”,所以要有和應援色匹配的emoji表情

需要讓人了解自家愛豆的所有戰績,所以要把榮譽盡可能整齊劃一全部羅列

甚至在自家愛豆有影視劇上映、生日當天時,大家都會把自己的頭像作為“宣傳資源”,控評后集體占領前排,通過刷屏式頭像占據更多人的眼球

食色APP然而技術上的難度卻不止于此。

為了讓“控評”這個集體行動更具紀律和規則,不少藝人的粉絲自發成立了自己的后援會、控評組、網宣組來專項負責,把握散粉的控評方向及“撈人”目標等等執行工作。散粉只需要聽從指揮,指哪兒打哪兒。

想要加入控評隊伍,除了服從安排,還要滿足資格。

食色APP從粉絲團體的控評組、網宣組給出的“教程”來看,并不是每個粉絲(賬號)都有資格參與控評:

賬號信用分過低,不可參與控評,等級過低的賬號甚至點贊也會降低權重;

食色APP為了讓賬號等級快速成長,要多發正能量原創微博、多和官媒互動“養號”;

為了獲得更高權重占領前排,需要努力成為一些新聞/輿論出口的賬號的鐵粉…

蔡徐坤網宣組對粉絲控評的要求

可謂控評十秒鐘,養號一年功。

是營銷號先動的手!

除了粉絲對偶像、對金主和雜志等等官方渠道的自發互動,“控評”也有很多粉絲被動甚至是被裹挾的情況。

拼顏值、拼演技、拼資源、拼實績,只要營銷號問一句“誰可?”粉絲們便不能坐視不管。

FUNJI對目前粉絲在百萬量級的八卦娛樂號(下稱“營銷號”)為對象,抽樣抓取了他們10710條微博的正文,對他們經常提及的藝人做了統計。

食色APP從Top5提及藝人可以看出,營銷號“趨流量”原則十分明顯。

扔出一串名字,找出一個維度比較,坐等粉絲來撕。靠話題度吃飯的營銷號,這個套路屢試不爽。

嚴重被“護自家人”心理驅使的粉絲們便在自覺或不自覺中,一邊捍衛著自家藝人的社交平臺輿論形象,一邊向營銷號貢獻了流量。

FUNJI基于抽樣的10710條營銷號微博,提取了每條微博的前排20評論,對粉絲們的“控評戰斗力”做了一個統計

食色APP可以看出,易烊千璽家“千紙鶴”在營銷號方面的控評能力遠超其他藝人的粉絲。營銷號本身提及次數第三名的王一博,粉絲相對佛系(也可能是反套路意識強),并不太給營銷號眼神。

別人笑我太瘋癲

追星本身,就不是一個所有人都能理解的事情。飯圈女孩的控評日常更是被圈外人冠以“腦殘”的罵名。

但粉絲的想法和心態卻極其單純。

食色APP她們期待與偶像有更多互動和聯結;她們希望更多人能看到愛豆的努力和成績;她們也在用自己每一丁點努力,維護自家藝人在各方面的輿論形象。

食色APP如果你愿意,也許還能記得她們當時在Ins上為“阿中哥哥”奮戰,控評到被大面積封號。

她們愛用“守護”這個詞。在外人看來可能十分可笑。一個普通家庭的追星女孩,何談“守護”一個各種資源和資本扶持的耀眼藝人?但這就是她們想要做的事情,一個追星女孩的力量微不足道,那就一百個,一千個,一萬個。

今天也是控評女孩奮戰的一天。

食色APP每一天,都是控評女孩奮戰的一天。

食色APP來源:FUNJI種瓜基地(ID:FUNJIdata)

感謝支持199IT
我們致力為中國互聯網研究和咨詢及IT行業數據專業人員和決策者提供一個數據共享平臺。

要繼續訪問我們的網站,只需關閉您的廣告攔截器并刷新頁面。
滾動到頂部